dipmil

感觉这边...几乎没放什么东西啊.....要不要搬篇短的忠犬文过来呢_(:_」∠)_

咱大概算那种看剧不带脑子的类型,情况危急就紧张,关系亲近就宽慰,其它比较复杂的东西像伏笔啊暗示啊什么的咱未必看得出来,所以513里看到宅总去找Grace的时候咱的感想只有“嗯???”,好吧...咱说不出哪里奇怪,但就是觉得奇怪,直到去看别人的分析,她们说宅总的负罪感让他不可能去找Grace,原来咱觉得奇怪是因为这个!(←真·不带脑看剧)

于是,咱要单方面坚信结局里宅总死了,不过和分析党们列出来的细节不同,咱认定他死了的主要原因是——李四不知道宅总中枪了...嗯.....好吧,不用理咱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_(:_」∠)_

想想最后可以说小队里只剩下肖还在为救号码而奋斗,啊,至少她有小熊,食物,和根的声音...根的声音...的声音...声音QAQ

如果能有衍生剧(←几乎不可能),期待小富豪分队的活跃,如果偶尔能遇上肖这个救号码的前辈也挺好的


随笔

Yosafire喜欢上了一个天使

在神的世界里,这是被允许的

那是个漂亮的孩子,有如同朝阳半越出地面后投映出的最柔软的暖黄色长发,仔细绑成两边落到身后,垂落在她背上覆盖着纯白羽毛的翅膀上,她的眼睛是像世上最清澈的湖水那样的浅蓝,每当那没被额发遮挡的左眼迎进绚烂的光芒时,Yosafire总忍不住生出凑上去亲吻她眼睑的念头

在每个早晨,当露水已经在阳光的温暖下消逝许久,Yosafire就会匆匆忙忙地从自己堆满花朵的房子里出来,然后她会看到那个习惯沉默的天使站在屋前,冲她露出难得的怒意,然后拉起她的手向学校跑去,在每个早晨,或者说,在每个被她抓住手的瞬间,Yosafire都会因为掌心里的温度而满心欢喜

——喜欢

在图书馆安静得让人犯困,趴在课本上迷迷糊糊醒过来后,茫然上仰的视野里捕捉到她坐在身边,用手指翻过书页的时候

在海浪反复喧闹,略带咸涩的风吹拂过发梢,那抹澄蓝远远地凝望世界彼端,与海水的颜色相互辉映的时候

在苹果派的香味围绕客厅,银色的叉子和瓷盘碰撞着发出脆响,她静默地低下视线,微微眯起眼睛露出柔和神情的时候

——喜欢

背影也好,侧脸也好,偶尔露出的笑容和脆弱也好,指尖不经意的触碰和撤离,目光之间的对视和回避,每次每次,都因为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细节而心生怜惜

——嗯,那么那么的

“froze酱。”

Yosafire停了下来,拉住她的人因此也停住脚步,转回身子有些困惑地望着她,瑰红眼眸的恶魔向她望回去,一字一句地开口道

“我啊,喜欢froze酱,非常非常喜欢,比最喜欢更喜欢。”

天使因为这宣言睁大了眼睛

随后那张端正的脸比平时更严肃地板起来,嘴唇也用力的抿住,

“突然之间说什么呢。”

那比平时还要冷硬的语气就像要划清界线那样,但相握的手却被微微攥紧,Yosafire满足地笑起来

“因为我,怎么都不想离开froze酱啊。”

Froze还是忍不住别开眼睛,低声骂了一句笨蛋出来

仅是注视你,心中便会充斥着温柔

Yosafire喜欢上了一个天使

即使在今日,她们也互相喜欢着。


不给糖就捣蛋

7:00 am 奥利维

设置的闹钟被摁掉,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发呆

7:05 am 尤金

呼zzzz

7:07 am 奥利维

发呆中

7:10 am 尤金

闹钟好吵——随手按

7:12 am 奥利维

开始换衣服,蓝色衬衫

7:15 am 尤金

把第二个闹钟闷在枕头下,继续睡

7:16 am 奥利维

洗漱完毕,早餐随意

7:20 am 尤金

在第三个闹钟的坚持下终于醒了

7:30 am 奥利维

准备去总部,才出门就碰到林,想起今天要练习气

7:35 am 尤金

慢悠悠地洗漱完,后知后觉地发现时间好像有点不够...惊

7:40 am 奥利维

在练习之前被迫喝了一杯牛奶,那个对低血糖有用么?感觉被当成了小孩子

7:41 am 尤金

手忙脚乱的找衣服,早知道就穿便衣睡了——

7:45 am 奥利维

进入练习室,深呼吸

7:47 am 尤金

终于从酒店里出来了,错过了巴士...想哭

7:50 am 奥利维

点起点落,屈膝按掌(缓慢

7:53 am 尤金

叼着三明治在大街上奔跑

7:55 am 奥利维

跟步抱球,虚步分手(缓慢

7:57 am 尤金

如三百米冲刺般奔跑

8:00 am 奥利维

退步卷肱,虚步推掌(缓慢

8:01 am 尤金

风一样的男子

8:03 am 奥利维

后坐引手,弓步前按(缓慢

8:05 am 尤金

喘不过气来...在街上累成狗(凌乱的贵公子

8:05 am 奥利维

勾手收脚,弓步推掌(缓慢

8:06 am 尤金

恍然想起世上有计程车这种东西,捂脸

8:06 am 奥利维

打太极中

8:07 am 尤金

瘫倒在计程车上

8:09 am 奥利维

慢腾腾——

8:10 am 尤金

用邮件表示会迟到并道歉

8:15 am 奥利维

慢腾腾———

8:21 am 尤金

到达目的地,再次表示歉意

8:22 am 奥利维

慢腾腾————

8:25 am 尤金

听取委托,开始进行灵依凭的工作

8:40 am 奥利维

中途休息,准备喝咖啡被林骂了

8:41 am 尤金

与灵沟通中(工作状态

8:41 am 奥利维

被监督着喝了融了盐的饮用水

8:45 am 尤金

附身的灵不愿回去,委托人受到了惊吓

8:51 am 奥利维

走神想论文的事,举着空水杯发呆

8:55 am 尤金

开始用德语唱歌,可怕的破坏力

9:00 am 奥利维

休息时间结束,重新开始

9:15 am 尤金

灵能者们手忙脚乱的尝试驱灵,场面惨不忍睹

9:20 am 奥利维

缓慢呼吸,浑身是汗

9:30 am 尤金

好不容易净灵成功,感觉好累

9:40 am 奥利维

练习结束,拿了另外的衣服去冲洗

9:45 am 尤金

体力恢复,吃着委托人作为赔礼的小糕点

9:50 am 奥利维

冲洗完毕,在客厅看见寻找眼镜的养父

9:53 am 尤金

与众人讨论学术问题,委托人养的猫蹭过来了,微笑

9:57 am 奥利维

帮忙找眼镜,不知为何就是找不到,有点烦躁

10:03 am 尤金

讨论途中发生争执,进行劝解

10:07 am 奥利维

整理完毕的林加入寻找眼镜行列,整体画面违和

10:09 am 尤金

气氛缓和下来,话题转到音乐方面

10:17 am 奥利维

养母在冰箱里发现眼镜,沉默

10:20 am 尤金

听众人评价了一番被附身后的五音,表示与自己无关

10:30 am 奥利维

进书房找资料,不经意看到金替自己代课时写的神学作业,默

10:45 am 尤金

查看了下时间,起身告辞

10:48 am 奥利维

随意翻看的过程中发现一堆漏洞...习惯性用红笔修改

11:02 am 尤金

在街上悠闲走着

11:07 am 奥利维

敷衍性的错误多到令人发指,想折笔

11:13 am 尤金

被路人搭讪,礼貌回应

11:14 am 奥利维

终于校正完一遍,感觉比自己写还累

11:14 am 尤金

路人坚持不懈,温和表示自己是个弟控(开玩笑的

11:30 am 奥利维

到饭点,林来敲门了

11:45 am 尤金

肚子饿了,犹豫着吃什么

11:50 am 奥利维

用餐完毕,安静离座

11:55 am 尤金

在看到什么吃什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多为零食

12:00 am 奥利维

开始翻看论文资料

12:03 pm 尤金

饭后甜点赛高(并没有正餐

12:10 pm 奥利维

认真

12:20 pm 尤金

散步消食

12:35 pm 奥利维

遇到难题,皱着眉思考

12:40 pm 尤金

与屋檐上的野猫对望

13:00 pm 奥利维

告一段落

13:04 pm 尤金

遇到亲切的店员,愉快交谈

13:30 pm 奥利维

收拾好东西前往总部

13:41 pm 尤金

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好奇

13:43 pm 奥利维

进入总部,被调查员们慌张问好

13:50 pm 尤金

看到很年长的树,期待它开花的样子

13:58 pm 奥利维

收到下属的调查报告,挑错处

14:04 pm 尤金

下午还有约,步行

14:27 pm 奥利维

新来的调查员被吓哭了,无视

14:39 pm 尤金

天气晴朗

14:43 pm 奥利维

咖啡喝完了,只好泡金的红茶喝

14:56 pm 尤金

沿着道路前进,宁静

15:02 pm 奥利维

写完一段论文后喝掉了最后一口,感觉稍微甜了点

15:07 pm 尤金

引擎的声音,往旁边让了让

15:08 pm 奥利维

洗杯子

15:08 pm 尤金

.........

15:10 pm 奥利维

把杯子放到桌面,坐回座位上

15:11 pm 尤金

.........

15:13 pm 奥利维

开电脑,等待

15:13 pm 尤金

......疼

15:20 pm 奥利维

发现许多新邮件,点开查看

15:22 pm 尤金

...绿色........什么......

15:27 pm 奥利维

其中一封是昨天收到的邮件,那人说要带甜食做特产,深感无力

15:27 pm 尤金

...没办法呼吸.....na......

15:28 pm 奥利维

回复说不需要,点击发送

15:29 pm 尤金

......意识模糊..........aru............

15:31 pm 奥利维

突然觉得很冷...疑惑

15:33 pm 尤金

........................

15:37 pm 奥利维

有人在敲办公室的门,说了进来,关闭了邮件界面

...

............

....................................

邮件发送成功,等待接收。





END


一个奇怪的脑洞/



我仍记得他笑起来的样子

台辅选王时年岁尚小,那稚弱的身影在宫殿间奔跑而过,听见呼唤时回头的模样,灿若朝阳

麒麟是至净的生物,但我始终认为,台辅是其中心性最透亮的

不管是映着光的澄澈瞳孔,随风扬起的金色长发,还是毫无杂质的干净笑颜,每每看见,都让我忍不住心口发暖

一个国家,一个被天帝单独隔在海中的寒冷国家,能得这样一位台辅,何其有幸

然而王却是失道了

被那睁着泉水般清亮眼睛的孩子注视着的王,义无反顾地走到了错误的道路上去,不论臣子如何进谏,不论他如何请求

从登基到失道,其间的时限之短,甚至没能让台辅长大一些

仍然幼小的麒麟沉默下去,眸子里出现的阴霾哀伤的让人轻颤

即使如此,我也仍然记得啊

那纤弱的,无声哭泣的麒麟笑起来的样子,我仍记得啊

于是用文官该谏言的身份,做了武官去逼迫的事情

王在无路之下,前往蓬山退位了

失去了错路的王,台辅的失道之症得以治愈

只是我未曾想过,下一个被天命选中的人,竟会是我

台辅在我面前跪下去,说出的话隐含哭腔

他说,承天命恭迎主上

我仍记得啊,曾经他对王宣誓时的欢喜,连同仰起头时期待的目光

台辅,台辅,我的台辅

上天何其残忍,却又何其爱怜

我抱起他,那惊慌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难过的事,不安的事,无助的事,绝望的事

这是最后一次了

即使不作承诺也没关系

毕竟,他笑起来的样子,我仍记得

自此将他围护在身旁,安抚他,照顾他,庇护他,陪伴他

直至太平盛世,换他无忧笑颜

如此即可


——于业二年九月,新王与代麒立约,入神籍,封代王,改元安平


【然后就是台辅死后代王去蓬山砍舍身木使戴国国姓变成泰的故事了×】


银河铁道之夜

车轮声从原野那头响起的时候,麻衣正坐在河边用红纸叠船和千纸鹤,她把撑开下摆的小纸船一只只放到河里,再借着绚烂的星的光看它们和水流一起漂走

她留下了那些纸鹤,这样的鹤没有办法渡河,它们会被浪打翻,再湿哒哒地沉到河的脚下去,于是麻衣决定把它们留在岸边,这样那些张着红翅膀的鸟们就能继续冲天空发出安静的鸣叫了

四处都很寂静,除了星光什么都没有,麻衣孤零零地看向河流下方,那里有点状的散布在一起的光芒,人群拥挤在一起放下相同的手折船

“流到那里去,先生们。”

她小声地喃喃自语,生怕被那些人听到而把自己的船从河面捞出来扔在地上,被到处乱跑的小孩踩来踩去,白亮的光从她的背后的山坡开始照过来,映在水面上像对着镜子打开手电那样刺眼,她用手臂遮住眼睛,直到汽笛在她耳边呜呜地高声尖叫,蒸汽喷在她身上,带着点薄荷水的味道

“银河火车站,驶往银河火车站。”

那是辆哐当作响的小火车,车厢里透着一排排温暖的灯光,开启的车门里站着名售票员,不停摇晃着手上那只铜黄色的铃铛

“驶往银河火车站。”

汽笛又响起来了,麻衣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压着裙摆跑到售票员那儿

“这是要开到哪里去?”

“喔,银河——”

摇着铃铛的售票员说,

“你得买票,不然可没办法坐上来。”

麻衣掏了掏自己的外套口袋,她把口袋翻出来,却还是连一枚硬币都没找到

“快点儿,车就要开了,你买不买票?”

麻衣急地直想跺脚,接着她跑回岸边,捡起了那只最大的千纸鹤

“用这个,”

她把鹤举到售票员面前,红色的鹤朝售票员叫起来

“你瞧,它的翅膀比其它鹤都直,我能用它换一张票吗?”

喔,红色的小东西

售票员把鹤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接着把麻衣拉上火车,车门在她身后吱呀地关上了

车轮又向前转起来,火车呼呼哄哄地吐出白气,低低地略过了前后晃动的树顶,麻衣跑到车窗边探出去,风差点儿吹走她的帽子

“嘿,小姐,你该把头收回来。”

她转回去,车厢里坐着的男人正不赞同地看着她

“火车加速时会有碎屑,你不会希望自己的头发被烫伤的。”

“什么屑?”

“穿过大气时摩擦的屑,看到了吗,外面那些荧蓝色的点。”

那些蓝光开始大片大片地从火车头往后泼洒,麻衣缩回去,在座位上坐了下来,对面并排坐的三个人仍在看着她

“你们要去哪?我是说,最后的目的地。”

那个长发男人,连同他身边的红发女人和金发男孩,一起笑起来

“我们得去终点站抓些星云回去,用它们做衣服和糖。”

“像棉花糖那样?”

“比棉花糖还软,我们会把它们分给教堂里的孩子,就算有些不是天使。”

麻衣知道这个,她看到过唱诗班里的孩子在礼拜后用石头丢那些逃跑的老鼠和兔子,再抱着肚子笑得打滚

“你们真了不起,我就只是坐上来,火车开到哪我坐到哪。”

“这也很了不起,未知总是让人畏惧,而勇敢的人不会犹豫。”

麻衣弯起眼睛笑起来,神父总能让人得到安慰,她现在也相信了

“那么,你要去哪呢?”

她看向这节车厢除她以外唯一的女孩,好看的女孩子端端正正地一个人坐着

“我想带只流星给我的祖母,她总抱怨说屋里不够明亮。”

“流星,那可难找吧?”

“一点都不难,唉,你身后就有一群要飞过去了。”

麻衣又跪在座椅上探出头去,金色的大鸟高鸣着从她眼前飞过去

“它们真漂亮!”

她用力伸出手,手指碰到了其中一只的翅膀,金色的斑点从翅膀尾部碎开,闪闪发亮地落下去

“你为什么不动呢?”

那个女孩傲然仰起脖子

“它们太大了,我想抓一只小的流星。”

她用手比划着,大概绿苹果那样

“得这么小才行,这样我就可以把它放在灯笼里了。”

“你的祖母一定会高兴的。”

坐在那女孩两个座位外的人开口道,然后把大的出奇的地图折了起来

“我想把这个画到纸上,你看行吗,在灯笼里发光的流星。”

“你是谁?”

那人推了推他的眼镜

“只是个画家,小姐,来这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提供灵感,上次我画了架两个星座间的桥,不停旋转的那种,用掉了整整半盒颜料。”

女孩有些忧虑地看着他

“就只画一只流星,你确定?我希望画面上能铺满金色。”

“当然,当然,我会让它在灯笼里挥舞翅膀,其它流星绕着它歌唱。”

那会是个好作品,麻衣想,接着她看向最后一个人,那人的一半眼睛被头发挡住了,而剩下的那只正闭着

他可能睡着了,麻衣叫了他一声,但没有得到回应,长发男人冲她立起食指,压在自己的嘴唇上

“别叫醒他,他才睡下没多久。”

“他怎么了?”

“哦,没什么。只是工作太久了。”

男人指了指那人旁边座位,那上面放着叠的厚厚的书

“那是位星空观察员,看到那个领章了吗?银白色的那个。”

麻衣盯着那枚别在胸前的领章,上面刻着一只猫头鹰

“观察员!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听说他们会满宇宙的跑,把每颗星星都标到书上去。”

“是的,那是份伟大的工作,连黑山羊都会为他们让路。”

长发男人说完,整个车厢的人都向那名疲惫的观察员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他们祈求神保佑他

“现在,我希望有人能告诉我,我们这是到哪了?”

那名画家又摊开地图,十分大张的纸页有一半落在了地上

“让我瞧瞧,这儿,我们就要到双子座上了。”

“双子座?我知道那个,星座图上有写。”

“哦不,我们要路过的是小双子座,星座图上那个离这可远了,我们还得穿过满满一片的芒草丛,以及好几个湖。”

火车在小双子座上停下来,麻衣又听见那名售票员在摇他的铃铛,她从自己的座位上跳下来

“我想,我得下去看看。”

人们向她致意,但没有人愿意和她一起下车,于是麻衣独自一人踩在了云上

那些云太厚了,麻衣想起红发女人说的话,而他们要找的是薄到能飘起来的星云

她背着手走来走去,小小的荧光在她身边飞着,随后她看见许多不同寻常的灿烂的星点,它们之间连着线,上面靠坐着一名男孩

“先生,我想说,你是小双子座么?”

黑发的男孩冷漠地看向她,而那双眼睛里藏着星的光,

“我倾向于你能叫我的名字,虽然我并不打算告诉你。”

麻衣眨了眨眼,她仔仔细细地打量那位星座,突然叫起来

“我见过你,从古董店的那架望远镜里!”

那是架和麻衣手臂差不多长的小望远镜,麻衣把眼睛抵在镜筒上,对那些天上的东西发出惊叹,男孩转过头去

“你看到的是我的哥哥,他总是跑到很远的地方,冲看见他的人露出傻笑。”

“不,相信我,我看见你坐在星线上板着一张脸,就像我的英语老师那样。”

火车的汽笛再次响了,麻衣看了看那边,车厢里的人在冲她招手

“你准备去哪呢?火车就要开走了。”

“我要去找我的哥哥,他已经离开很久了,就算是海浪形状的小行星他也能绕着转两三年,我得把他带回来。”

麻衣又看了看那辆火车,白色的气向上喷出来,像是一座发怒的火山

“我能跟着你走吗?在你找到哥哥前陪你说话,或者追赶那些飞来飞去的萤火。”

“我不需要那种微弱的萤火。”

男孩不情愿地说,他思考了一会,对麻衣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不在意多一个人。”

麻衣笑起来,然后她举起手,左右挥动着和那节车厢里的乘客道别,他们意识到了,也冲她挥着手,火车沿着轨道慢慢开走了

“让我们开始走吧,小双子座先生,在那之前,让我为你叠一颗星。”

麻衣从口袋里拿出仅剩的一张红纸,她坐到云上,为那男孩折最后的星星。